挥毫列锦,春蕴芦生 ——左克成书法艺术一览

2020-02-18 22:10:30  来源:资讯

 

左克成,1969年5月出生于江苏省滨海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青少年书画协会理事,盐城市书法家协会理事,滨海县书画家协会副主席,滨海县湖海艺文社顾问,兰亭会滨海分会会长,滨海县芦花草堂书法院院长,芦花草堂书法培训学校校长。

1998年、1999入展中国书协培训中心第五期、第六期教学成果展

2005年入展江苏省第五届新人新作书法篆刻作品展 (江苏省书协)

2006年入展“建党85周年”全国书法展 (中国书协)

2008年、2010年、2013年入展江苏省第五届、第六届、第七届青年书法展 (江苏省青年书协)

2011年获宝地杯“书法风云榜”提名奖(书法杂志、书法报)

2012年入展“瘗鹤铭奖”书法艺术大展(中国书协)

2013年入展“邓石如奖”全国书法展 (中国书协)

2014年入展首届“长江杯”全国书法作品展 (中国书协)

2014年入展“祭侄文稿杯”全国书法大展 (中国书协)

2018年入展全国第二届行书作品展(中国书协)

2018年入展江苏省第十三届五星工程奖(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

2014年,2015年,2016年,2018年获盐城市政府文艺奖(盐城市人民政府)

2018年入展”食安江苏”书法作品展(江苏省青年书协)

2019年入展江苏省第四届文华奖(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

2019年入展扬州市书法双年展(江苏省书协)

2019年入展“江左风流奖”江苏省第九届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江苏省青年书协)

海甸芦花白 龙门苏米香

——青年书法家左克成写真

世界上把自己民族文字作为一种审美和艺术形式推崇的唯有中国,书法是哲学与造型的结合体,当她出现于人们面前时,赋予她的就不仅仅是一种符号,传递给观者的有价值观、审美观、世界观甚至道德观及许多的情感内容。书法也是有难度的艺术,不仅在于法度之难,而且在于创新之难。书法注定是人人能为之,但不是人人能成之的艺术。在中国凡是读过书的人都接触过书法,而最后能成为书法家的寥若晨星,就是因为很多人或许禀赋不够,或许功夫不足,或许浅尝辄止,最终与书法无缘。在我的书友之中,左克成是虔诚善悟而又极富进取精神的一位。说他虔诚,那是因为他对书法痴迷太久,用情太深,用时太长。以至于生活中任何有可能妨碍他分心书艺的事情最终他都选择排除和放弃。

上世纪九十年代,克成军旅四载,部队老师为他选择了《龙门二十品》,他在军营养成大气开阔胸襟,磨炼出百折不挠的意志品格,在雅儒文质的性格中,增加了厚重,质朴,他以龙门造像为根基的楷书,在雄劲朴素的姿态中,显示他对北碑的理解和突破性的追求,并显示出“先入为主”作用,一直影响克成以后的隶书和行书创作取向。

从事书法教育十多年来,教学相长,先后教授了数以千计青少儿,有不少学生得益于书法的滋润和他人格魅力的熏陶,已成为社会的栋梁之材。芦花草堂也成为盐阜地区书法培训的知名品牌和专业机构。

克成作为一名艺术追求者,他深知平庸与卓越之间的差别不全在天赋,而在坚持,更在得法悟道,以“心不厌精手不忘熟”要求自己;他与古为徒,一直坚持临帖和创作,他用日积月累的行动印证了“熟能生巧”的古训。如果我们认真观察他各个时期的作品,就能感觉到他在对笔法和结字的不断追问中,去寻觅和确定、去打磨和融合、去理解和感悟艺术真谛。他的书法嬗变的过程,就如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所论的不只“相其耳目、手足、头面”相似,而是“观其举止、笑语、精神流露处”,书法成为他表情达意的载体。他楷书从龙门墓志、晋唐小楷一路走来,根基扎实,脉络分明;隶书写意一路间架源自于《好大王》,线条来自于《石门颂》,工稳一路从《曹全碑》、《礼器碑》、《乙瑛碑》中吸收营养……在笔法和架构上取得探索性的突破。用笔饱满酣畅,清健爽利,骨气洞达,摇曳生姿。表现出不同凡俗、佼佼不群。

行书是左克成耕耘最勤奋、收获最丰硕的书体。克成以“二王”为基,在《圣教序》用工尤勤,路子纯正,基础扎实。后吸收米芾飘逸超迈的气势和沉着痛快的风格。在行书两次进入国展后,左克成并没有停下探索的脚步,又对苏东坡的行书产生浓厚的兴趣,并以惊人的理解速度,内化于心。从他全国第二届行书作品展作品看,他对于苏体的把握是周到准确的,结字颇得苏书架构之理,取东坡之意,兼米芾之趣,将二人沉厚潇洒之书风融于笔端。他的作品既有优质传承也不缺乏时代感,体现了当代人的审美观。可见他在帖学里有过广泛的涉猎,同时他的涉猎不是僵化保守地亦步亦趋,而是用自己的审美语言对这些素材进行加工改造取舍和提炼。不仅做到锋颖飞动,承合流转,融通贯穿,而且彰显了神秀雅逸,富有书卷气的风格特征。

艺术是人生的鸦片,一旦沾上了就难以释怀。书法线条所演绎出的一根根跳跃着生命意象的线条和涵蕴无穷的笔墨意象,发之于笔,出之于心,融之于道,达之于神。既与天地万物合为一体,又绝妙地抒发着数千年来的文人雅士、志士豪杰乃至庶民百姓的忧患与快乐、激情与闲逸、旷达与呐喊。它不是文学式的,不是写实性的,而是高度抽象化、音乐符号式的抒发。而一个书家要达到这种境界,必须有与古为徒的虔诚,必须在重复和积累中寻求审美表达和释放的出口。克成在每次自我否定中,我们都能看见创新出彩的灵光乍现。他始终保留着一份与自己的性情志趣相契合的东西,也就是说,他通过书法表现符合内心美好的精神追求和丰富的感情寄托。

刘熙载说:“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写字就是写人,书写自己的人生,书法就是作者内心情感和品质。书法需要鲜明的个性特征,从而创造卓而不群作品;同时书法更需要书法家具有被世人公认的品行,人与书一起完成熏陶别人情操,感化育人的社会功能,作品才会有强劲生命力。左克成性情温和雅儒,心地醇厚善良,待人真诚仗义,教学勤勉认真,人品书品俱佳。虽然不好断言左克成先生未来达到的高度,但可以肯定他走的是“正路”,悟的是“大道”。

对于一个心甘情愿与书道结姻,并想在文化的史迹中留下哪怕是点滴结晶的人,左克成无疑是成功的,富有的。因为历史上华丽无比的宫殿可化为废墟,金玉绫罗可化为灰烬,王侯将相转眼风光不在,然而那寒士们、才子们留下的壮美的诗篇、空灵潇洒的书法、寂寥萧疏的图画却永远流传。克成不到五十岁,对一个书法家来讲是形成风格的关键时期,也是进入创作的黄金时期。我们相信他既然能像芦苇一样能深扎大地、像芦杆一样执着向上,就一定会在楷书细节和力度处理上更加合理,在隶书的用笔和气韵上更加连贯,在行书诸书体的契合和出新上更加出彩,稍加时日,一幅幅完美精彩作品,就犹如经霜历冬的白芦花,飘洒在成功的每一级台阶上。(臧必飞)

天津之窗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5-2018 www.newtjw.com.All Rights Reserved.